冥想不是沉思,也不是催眠或自我暗示

冥想是一種過程

在冥想的過程中,我們讓心念放下對問題的思考、分析、回憶、判斷,以及對過去的執著、對未來的期待。我們減緩心念的思考與感受速度,並用內在的覺察和專注力來取代它們。

因此,冥想並不是對問題進行思考或對現狀進行分析。它也不是幻想、白日夢,或是讓心念漫無目的地飄蕩。冥想不是自我的對話或爭辯,也不是某種強化思維的過程,它只是一種非常簡單、安靜、不費力氣的專注與覺知。

在冥想時,我們應該盡量避免胡思亂想、浮想聯翩,連那些平時稍縱即逝的思緒和聯想也都要盡量捨棄。當然,這並不等於說我們要完全清空心念,事實上這也不可能。

我們這樣做,只是讓心念專注於某一個特定的物件或物體,因為這將引導注意力轉向內在。透過對內在的關注,我們在精神層面就能避免那些產生壓力的思維過程,比如擔心、籌畫、思考和評判。

冥想練習者可以使用內在的工具,來使心念獲得集中。在大部分情況下,最常用的是聲音,但有時也會用到視覺圖像。聲音和圖像既可以是外化的,也可以是敏感細緻的,這要根據練習者的思維結構來決定。這種用來集中心念的聲音稱為「梵咒」,它在我們的精神層面會產生強大的影響。

梵咒可以是一個詞、一句短語、一段唱誦,或只是一個音節。將注意力集中在這上面,可以幫助練習者不再進行那些無意義的、混亂的思維過程,從而進入更深層次的自我。不同種類的梵咒,在全世界各地被廣泛應用,比如Om、Amen和Shalom等等。這些聲音都是為了讓使用者集中心念。本書會向讀者介紹一個簡單易學的梵咒,經常使用它,將會獲得顯著的效果。

全世界的各類心靈修習傳承都會使用聲音系統:他們念誦一個音節或一組詞語,就像我們所說的梵咒一樣。這是一門極為博大精深的學問,而只有那些在這個領域出類拔萃的人,才能引領學生們走上正途,因為這門學問指向內在。練習者在初期的實踐中無需老師的指導,因為這一階段的內容非常簡單且易於操作。一旦練習者開始面對自己的心念,就需要有合適的梵咒來進行輔助。使用深諳冥想傳統的老師所傳授的梵咒,對練習效果會產生更為強大的助益。

有關梵咒的文字和古籍浩如煙海。瑜伽科學的集大成者帕坦迦利曾提到:「梵咒」是所有內在覺知的源頭。因此,它也被認為是連接塵世和不朽之間的橋樑。當死亡來臨時,身體、呼吸、自我意識都會與無意識及靈魂分離,這時,冥想者此前記憶的梵咒,便會在無意識上繼續留下印跡。這些印跡做為強大的動力源,能夠對練習者的轉化過程有所幫助,使未知的死亡之旅更容易被超越。

「梵咒」是心念的焦點和支撐點。老師會根據練習者的心靈狀態及渴望探索內在真知的強烈程度,來為其挑選適宜的梵咒。

正如爬山可以走不同的道路一樣,冥想的技巧也同樣有許多選擇,彼此不盡相同。但它們的目標是一致的,即實現內在的專注、祥和與寧靜。任何能夠協助你達到這種狀態的練習,都是有益的。在這個前提下,世界上的各種冥想方式之間,其實沒有太大的區別。

有時,人們會糾結於比較冥想方法的異同,熱衷於爭論哪種流派、哪位老師「最好」。優秀的冥想老師會承認並尊重各種方法的普適性,而不會刻意推銷自己擅長的某種技巧。冥想是用來探索內在維度、逐步瞭解生命各層面的有效途徑。只要老師不自大、不執著於某種特殊的方法,或堅稱自己技高一籌,那麼他所進行的傳授,就是值得肯定和富有價值的。

練習者在初級階段的思維還不夠清晰,不能辨別和掌握正確的冥想方法。此時,老師個人的冥想方式很可能會影響到初學者。遺憾的是,某些老師自己都不進行冥想的練習。他們並不十分真誠。許多學生為了找到真正的冥想方法,不斷地更換老師,結果白白浪費了寶貴的學習時間。在耗費大量的精力和財力之後,很多學生可能會非常失望和沮喪,最終放棄所有努力。在瑜伽的傳統中,我們有時會講,如果世間真的存在罪過,那麼老師誤導誠心求學的學生,就是其中最好的例子之一。

當我們仔細審視生活,就會明白:從幼年開始,我們接受的教育就僅止於觀察和瞭解外在世界。從來沒人教導過我們,應該如何向內看、發現和瞭解內在。因此,我們在渴望瞭解別人的同時,看待自己卻依然像是一個陌生人。由於缺乏自我瞭解,我們的人際關係並不那麼稱心如意,生活中也常常充滿了困惑與失望。

事實上,常規教育體系只開發了我們心靈的一小部分。而另外負責做夢、睡眠,以及用於存儲所有經歷的無意識領域,仍不為人知。它們從未經受過訓練且難以控制。我們的心靈可以掌控整個身體,但身體卻不能掌控心靈。除了練習冥想,沒有其他能夠真正控制全部意識的方法。

我們懂得在外部社會中應該如何採取行動,才是恰當的,卻從不知道該如何讓內在世界安靜下來,並瞭解其中包含的奧義。在此同時,我們不應該讓保持祥和與寧靜,成為一種特殊的行為或宗教儀式,因為這是人類自身的普遍需要。冥想時,我們會獲得一種難以名狀的喜悅,它能夠讓我們達到人類已知愉悅感的頂點。世界上其他任何形式的喜樂,都是稍縱即逝的,但冥想所帶來的積極感受,不僅非常強烈,而且能夠持久。這麼說並不是誇誇其談,古往今來的聖賢們已經證實了這一點。他們有的已獲得真理、離開人世,有的還在世間生活卻不受世事的紛擾。

我們的心念總有一個傾向,就是用過去的思維模式去想像未來可能發生的種種。它並不懂得如何應對當下和面對此時此刻。只有冥想能使我們充分體驗當下並連接永恆。在冥想技巧的幫助下,心念轉向內在,獲得力量,進入到自我更深層次的存在。心念本身並不會製造分裂或偏離,它可以令人全然專注,這也是冥想的前提。那些已經知曉這一事實並開始練習冥想的人,是非常幸運的;而那些堅持進行冥想的人,則更加幸運。最幸運的是,那些將此列為頭等要務的佼佼者,他們定期進行練習冥想。

要開始這條道路,就要清楚地瞭解冥想的含義,並選擇適合自己的練習方法,在一段時間內進行規律練習。如果可能的話,最好每天在固定的時間進行。不過,在現代社會中,許多人很快就會變得不耐煩,不僅沒練多久就選擇放棄,還會得出這樣的結論:冥想完全沒有價值,毫無意義。他們就像種下了一顆鬱金香球莖的孩子,只因在一週之內沒看到花朵就沮喪不已。其實,如果你定期冥想,肯定會有所進步。這幾乎是不可否認的事實。

在練習初期,進步可能會表現在放鬆身體和穩定情緒方面。然後,你會感受到更多微妙的其他跡象。冥想的重大效果和利益,並不會突然出現,也不容易被察覺,但隨著你的堅持和時間的推移,它們將會慢慢呈現。後面,我們將介紹如何評估你的進步,以及何時可以進入更高階段的冥想。

在結束這個話題的討論之前,我們澄清一下經常與冥想混淆的一些精神狀態。

冥想不是什麼?

冥想不是沉思或思考。沉思的確有益,特別是那些有關真理、和平與愛等積極理念的沉思。但它與冥想的狀態不同:沉思時,你需要深入理解一種觀念,啟動心念去思考某種想法的意義和價值;但當你冥想時,卻不會讓自己的心念去思考任何觀念,而是遠遠超越這些精神層面的活動。雖然在冥想體系中,沉思這種特殊的練習也偶爾會被使用,但它只是一項單獨的訓練。

冥想也不是催眠,更不是自我暗示

在催眠過程中,心念會受到來自自己或他人的暗示,內容有可能是:「你越來越睏(或放鬆)……」因此,催眠會試圖安排、操縱及控制心念,使其相信某事是有益的,或是讓心念沿著某個方向進行思考。有時,這種提示是有效的,因為暗示的力量非常強大。但不幸的是,消極的暗示同樣也會對我們的各個方面產生破壞性的影響。

相反地,在冥想時,你不需要給心念直接暗示或試圖控制它。需要做的,只是觀察它,讓它安靜下來。允許梵咒帶領你深入自我,探索和體驗更深層次的存在。從冥想的角度來看,催眠具有潛在劣勢,比如它會與心念形成衝突,因為心念對外部提示會產生微妙的牴觸。催眠或暗示這類行為或許有醫療效果,但我們卻不能將冥想與它們混為一談,這一點尤為重要。聖賢們認為,冥想正是催眠的對立面——它是一種清晰的狀態,完全不受外界的影響和干擾。

冥想不是宗教

冥想並不會透過某種奇怪而陌生的練習,改變你的信仰或文化背景。它與宗教毫無關係,冥想是一種實用、科學且系統化的技能,一種可以幫你全方位瞭解自我的途徑。冥想不屬於世界上任何一種文化或宗教,它是一種純粹而簡單的方法。冥想探索生命內在的維度,最終使你安住在自己的本性之中。有些學者將這種內在的本性稱為「三摩地」,而另一些人則稱之為「涅槃」(Nirvana),還有一些人把它稱為「圓滿」或「開悟」。它當然也可以是「合一」。詞彙和標籤一點都不重要。冥想的目的,是提升內在精神境界,而不是宣揚某種宗教。

社會上某些人推廣的所謂冥想練習,實則摻雜了其他的宗教觀念和文化價值,使得練習者因此擔心冥想會擾亂他們的宗教信仰,或者他們必須放棄自己的文化背景去適應另一種習俗。但事實並非如此。

宗教所傳授給人們的是「去信仰什麼」,而冥想帶給你的則是「直接的自我體驗」。兩個體系之間不存在任何衝突。崇拜、祈禱、與神靈的對話,都是宗教的一部分。你完全可以做一個虔誠祈禱的教徒,同時,又是一個掌握冥想技巧的練習者,沒有必要為了冥想而信奉或拒絕某個宗教傳統。冥想的練習應該純粹、系統、有次第地進行。

冥想時,你需要學會:

  • 如何放鬆身體。
  • 如何以舒適、穩定的姿勢進行練習。
  • 如何讓自己的呼吸平緩安穩。
  • 如何平靜地目睹自己的思維如裝滿貨物的火車一樣,在大腦中奔馳。
  • 如何評估思考的品質,提升正面的、有益於成長的思考。
  • 如何保持專注,在任何情況下都能不受干擾。

本文系作者 @ 原创发布在 冥想中国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喜欢()
热门搜索
148 文章
0 评论
10 喜欢
Top